90后学霸放弃帝国理工博士offer在国内做外卖运营用数学建模帮数千商家增收上亿

原标题:90后学霸放弃帝国理工博士offer,在国内做外卖运营,用数学建模帮数千商家增收上亿

肚子饿了、打开手机、点击外卖APP、寻找爱吃的口味、参考优惠力度、下单结账、等待外卖送达……这一套操作流程,相信年轻人们早就烂熟于心。近年来,数字经济不断发展,越来越多餐厅开始接触外卖等餐饮数字化工具。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加速了很多餐饮企业的变革。

疫情之前,很多商家普遍觉得外卖只是可有可无的补充。不过,疫情刺激下,更多商家开始理解,做好线上外卖并非将餐厅搬到线上这么简单,由此,专业的外卖运营师这一职业应运而生。

据极目新闻9月30日报道,90后湖北小伙子江泽宇就是一位专业的外卖运营师。

他曾在英国留学多年,2018年以Top 3的成绩从帝国理工学院硕士毕业,并于2020年获得帝国理工学院博士offer。但受国外疫情影响,江泽宇最终放弃了出国继续求学,选择留在家乡做一名外卖运营师。他利用数学建模帮助商家做外卖经营分析,两年多来帮助数千商家增收上亿元。

据极目新闻,江泽宇,湖北孝感人,高中毕业后就去了英国读书。2018年,他以专业排名前三的成绩,从帝国理工学院硕士毕业。之后他回国工作了一段时间,一边工作一边继续申请帝国理工大学的博士。

2020年,江泽宇收到了帝国理工学院的博士offer,他将师从英国皇家工程院主席Lorenzo Lannucci。然而此时国外疫情形势非常严峻,思虑再三,江泽宇决定放弃博士offer,先在国内找找工作机会。

经历过疫情之后,人们的消费习惯发生了一定改变,外卖需求增多。而经历过疫情的餐饮商家们,也急需快速地完成数字化转型,通过外卖上获得更好的收益。这样的背景下,江泽宇无意间了解到了外卖运营师这个岗位,于是决定做一名基层外卖运营师。

为何如此笃定地选择外卖行业?“餐饮是人们的刚性需求,即便外界发生再大变化,大家也不能不吃饭。”江泽宇身上有种学霸特有的自信和淡定,“疫情对餐饮行业,尤其是堂食业务冲击很大,如何帮助商家提升外卖收入,这是很有价值的,也是很有前景的。”

一开始江泽宇对外卖运营也不太了解,为此他参加了外卖运营师的培训,并顺利通过了外卖运营师中级班和高级班的认证。经过专业的外卖运营培训后,江泽宇发现做好外卖需要了解餐厅的成本结构,分析市场竞争优势。而他本身的理工科专业能力可以帮他更好地做好这份工作。他通过利用一些数学模型来分析商家经营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,并结合商圈同品类商家的运营情况、商圈数据分析报告,对商家未来的收入做出预测,从而帮助商家做经营决策。

目前,在江泽宇和自己团队的努力下,已经有数千商家外卖运营取得了可观的成效。据统计,受帮助的数千商家外卖收入提升上亿元,外卖运营效率、抵抗疫情风险的能力也大大提升。

谈及做外卖运营师两年多来的感受,江泽宇并不觉得自己浪费了曾经所学,他说:“每个职业都有它独特的价值,我和团队要努力帮助更多的商户做好外卖,增加他们的收入,这就是在回馈家乡。”

外卖运营师,这是个全新的职业,个中规律需要在实践中摸索。决定开展外卖业务、选择外卖菜品、调试餐食口感、选择打包工具、用好平台流量、考虑堂食运营……看似简单的外卖,过程复杂且艰辛。

据南昌日报此前报道,“什么样的餐品适合外卖,针对外卖客户群要做哪些改良,都有讲究。许多细节是消费者看不到或者不关注的,但同样很重要。”外卖运营师方集城告诉记者,哪怕是几个平方米的小店,想要提升销售额都要从多个细节入手。而外卖运营师则需要针对不同品牌、不同品类做出不同的策略。

堂食和外卖有着不同的运营逻辑,比如在成本结构上,在吸引客流上,线下只要东西够好吃,就能吸引一些客流,而线上则更注重流量运营、满减优惠等。

“这是新生职业,还没有精准对口的专业,大家都在努力摸索。”方集城告诉记者,这一职业人群的收入不差,大约在8000元到12000元左右。

另据荔枝新闻9月29日报道,一名合格外卖运营师,首先是为商家做一个诊断和评分的“体检”,整体了解店铺的运营情况,看看哪儿评分高,哪儿评分低,再有针对性性地进行整改,提高对顾客的在线回复率以及差评回复率。其次,要优化配送范围,剔除一些无效的配送区域,让配送距离达到最优值。

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要针对店铺不同的消费人群分布,定制新的套系。比如单位为主的商务餐,或者是个人简单的工作餐,每家商户都有自己的定位,为他们推出“私人订制”是外卖运营师的职责所在。

第三方数据显示,餐饮企业在经过专业的运营指导后,门店平均外卖交易额增长超过50%。“如今,“外卖运营师”越来越成为‘刚需’。”美团外卖南昌连锁业务负责人胡倩向记者表示,超过九成的餐饮从业者都认识到,做好外卖运营,是需要专业的技术和能力的,但这方面的人才确实还比较少。

据羊城晚报此前报道,疫情刺激下,餐饮行业的数字化进程加速,外卖和堂食同等重要已逐渐成为行业共识,在这个“双主场”时代,商家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发展壮大,更需积极拥抱数字化转型。

以实现农民共富、主打关中特色小吃的陕西西安“袁家村”为例,由5名“90后”大学生组成的外卖运营团队,通过在策略制定、线上营销等环节的专业管理,全面提升了袁家村的外卖营收,带动了当地农民致富。越来越多的中小商家也开始重视数字化运营,外卖运营人才的缺口越来越大。

在此背景下,美团推出“外卖运营人才培养项目”,为餐饮行业提供具备数字化运营思维和方法的人才。截至2021年底,已向社会输送了4000余名外卖运营师,他们既会实操又懂理论,为餐饮行业适应新形势变化提供了人才支撑。

“外卖运营师”这一新型职业的出现,表明外卖运营逐渐走向专业化,这也向本地生活服务领域释放了更多就业机会。智联招聘等平台显示,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“外卖运营”相关岗位需求量较大,且多数岗位月薪超过1万元,除了传统餐饮从业人员,不少应届毕业生、退役军人、农民工、残障人士等都选择从事“外卖运营师”这一新型职业。

美团新餐饮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:“传统餐饮的数字化转型已是大势所趋,只有更懂得线上运营,才能够适应新形势变化。我们希望利用平台优势,为广大商家培养具有数字化思维的人才;同时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将释放更多就业机会,我们乐见更多人选择‘外卖运营师’这一职业。”

《有数:普通人的数字生活纪实》 是第一本关于数字中国的微观实录。由一群青年记者与学者田野调查而来,是一群写作者全方位书写数字社会横切面的真情实感。历时一年,这些年轻人将目光和脚步投进乡村、小镇、县城、城市以及世界。通过讲述“人”的故事,呈现出一个复杂多元、多变丰富与数字化共振的“非典型”中国。

本书作者群体:“数字原野”工作室是由一群非虚构写作者、青年学者、科技领域从业者等共同自发组成的非盈利机构,旨在持续关注科技进步与社会变迁间的关联,以微观视角记录数字化浪潮中的多维群体,秉持“科技向善”的理念,以真实的记录、故事化的叙述,构建数字社会面向新发展阶段的启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